【暖新闻】徐州经开区荆山村人姚成堂:“我一定尽己所能守护好这座桥!”

2020-05-22 15:51:13

“保护文物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价值和意义都非常重大。作为荆山村人,我一定尽己所能守护好这座桥!”这是80岁老人姚成堂一直恪守的一句话,多年来,姚成堂始终用行动践行着他的诺言。

姚成堂,1940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江苏徐州经开区大黄山街道荆山村人。姚成堂自小就生活在村外的桥边,这座饱经风霜的石拱桥见证了姚成堂从孩童成长为青年再到老年的点点滴滴,“这里有很多回忆,小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在桥上玩耍、钓鱼、下河摸虾,母亲站在桥边看我放学飞奔的身影历历在目……”回想起童年的往事,姚成堂饱经沧桑的脸上总是充满幸福。几百年来,这座石拱桥静静伫立在这里,承载着荆山村人的大情小事,见证着荆山村的旧貌新颜,在姚成堂心中,这座桥就是家的归属,情感的寄托。


姚成堂和他守护的荆山桥遗址


这座石拱桥名为荆山桥,于清康熙二十一年开工建造,康熙四十二年竣工,上通冀鲁、北京,下达两淮、江浙,是大运河的咽喉,乾隆皇帝四次下江南均经过荆山桥。在随后的岁月中,荆山桥历经战乱,屡遭厄运,到新中国成立时仅能勉强通过行人。1958年,政府开挖不老河时,用爆破的方法将其拆除,存在了数百年的荆山桥从此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如今,我们只能看到一段残桥和“过桥牌坊”了。它静静地屹立在田野之间,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荣耀和不幸。


目前仅存的荆山桥“过桥牌坊”


荆山桥历经的一幕幕灾难在姚成堂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遗憾,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以后,幸存的荆山桥遗址经受着天灾及人为的摧残破坏,心痛之余,他渐渐萌发了收集研究荆山桥史料,并呼吁大家保护遗址的想法。“我一定尽己所能守护好这座桥!”誓言铮铮,坚定的信念不断充盈在姚成堂内心,1984年,不惑之年的姚成堂走上了保护荆山桥的道路。

他开始走访远近他乡熟知荆山桥历史文化的高龄老人、私塾先生、徐州博物馆前馆长李银德等50余人,对荆山桥的历史文化他逐一记录备案,并购买阅读诸多相关书籍,收集民间传说,越深入挖掘荆山桥的历史,他越是感觉沉重,对于此桥的热爱越发痴迷。历经33个春秋,姚成堂写下了一米余高、30多万字的有关荆山桥历史传说的初稿,10万字的定稿,借助媒体报社网络之力,让这一文物遗产得到有效保护。


姚成堂36年如一日守护着荆山桥遗址


1984年至今,36年来他走乡串户,经调查后,陆陆续续挖掘荆山桥遗物多件:清康熙碑、乾隆五块御笔石碑、皇恩碑帽、嘉庆碑、铜山县政府示碑、犀牛望月浮雕石、观音寺庙碑、无头字碑、东侧牌坊横伸石、茶亭石柱等文物,已有部分石碑运回荆山桥“过桥牌坊”集中保护,成为远近参观者、旅游者和媒体宣传拍摄的取景地。

36年来,姚成堂日复一日收集、整理、挖掘,他为荆山桥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大半生的精力、心血。一句誓言,半生守候,无怨无悔!

数十年来是什么力量支撑他去做这些不被他人所理解的“闲事”,姚成堂笑着说:“是信念以及对桥的热爱!桥身虽然毁坏,但桥的回忆没坏啊!我要尽自己所能留住回忆,保护历史的印记,让更多的人知道传承。”


文字:孙梦

编辑:李璐

更多阅读

中国徐州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Copyright 徐州报业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制作维护

ICP证苏B2-20110146